:::
多媒體圖示 多媒體圖示
2871
希巨蘇飛
羽-1
雕塑
櫸木
14 × 33 × 55cm
2004
Siki
Feather (I)
Zelkova

 作 品 賞 析 
  他希望藉由羽毛泛指所有的原住民,彰顯其特色與重要性,並衷心期盼各族豐富的文化結晶得以永續留存。
希巨蘇飛生長於美麗的台東都蘭部落,自幼感受著部落傳統的種種美好。成長後曾為了生計而遠離部落,卻又因著機緣、與對部落認同的強烈使命感,而回歸故鄉。
曾經深刻地面對漢人社會的強勢壓力,體會原住民文化主體與部落生命的存續危機,血液中潛藏的部落文化因子逐漸躍動,直到沸騰…。彷彿來自山林或海洋,來自遙遠的部落傳統,總有一股莫名的動力驅使他舞動或高歌,甚至動刀斧塑造心中的形象。他採部落參與的方式,推動都蘭山劇團,將部落傳奇、現代社會衝擊、個人認同與掙扎、文化變遷與對立等主題藉肢體表現;他師事藝術家季拉黑子劉奕興,並開啟自我意識的藝術性展現,原住民神話故事及部落傳統樂舞影像等皆是其常見的作品題材。近期則有許多以「羽毛」為象徵語彙的作品。
在本件作品堙A希巨蘇飛簡潔地採用了「羽毛」作為原住民的表徵。原住民喜用有色澤與稀有的自然物作裝飾品,尤其是搖曳生姿的「羽毛」更常被運用在冠飾上,除了美觀,也有階級區分的意義。以阿美族來說,成年之後的青年階級才能頭戴羽毛,代表開始有能力保護別人。其它各族也常以越稀有的羽毛代表越高的階級,或是作為特殊榮耀或功勞的象徵:如布農族堶^勇的頭目才可配戴鷹羽,擅獵的勇士如獵到老鷹也可將鷹羽作為頭飾。卑南族的成年組與老年組才有資格戴插有老鷹羽毛的方帽。魯凱族堙A大冠鷲的羽毛只有兩種人可插於冠上:一是男人出草取得人頭,二是貴族階級;而帝鴙尾羽需善跑、且在傳訊義務上領先的人才能配得。即使是外國的原住民如印第安人,也是在每建一次功勞後,頭上就可添加一根老鷹的羽毛。所以希巨蘇飛希望藉由羽毛泛指所有的原住民,彰顯其特色與重要性,並衷心期盼各族豐富的文化結晶得以永續留存。
(文/陳秀薇/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組組長)

關鍵字:原住民、南島、原始藝術、阿美族

 藝 術 家 小 傳 
  Siki,漢名廖勝義,阿美族人,一九六六年出生於台東縣都蘭部落。一九九五年接受大港口部落藝術家季•拉黑子(劉奕興)之啟蒙,開始個人的藝術生涯;木雕受教於Eky(林益千)與ZaNum(阿水,陳正瑞),常以阿美族神話故事為題材。二○○一年又創立了「都蘭山劇團」,將其創作進一步拓展到表演領域。 曾擔任台東縣都蘭國中、國小、泰源國中、國小木雕班老師,現任SiKi木雕工作室負責人、都蘭山劇團團長及都蘭紅糖文化藝術館館長。 較重要的創作有:二○○二年台東紅葉公園內的大型公共藝術雕塑創作「布農族神話:禦力」與二○○三年都蘭部落sfi(男子集會場)廣場前的「都蘭護衛舞」。個展有:一九九五年於台東文化中心的「阿美族的舞者」、二○○○年台灣原住民現代藝術中心的「沙勞巨人與小水鬼-都蘭部落傳說」、二○○三年第二屆都蘭山藝術節中的「盾•羽•頓-Siki木雕創作個展」;重要聯展包括:一九九六年「東海岸阿美族木雕藝術祭」;一九九七年「原住民文化園區十週年藝術展」;一九九八年「原住民嘉年華會文藝展」;一九九九年「雕鑿山海情-原住民藝術展」;二○○一年「21世紀跨世紀嘉年華會」、「南島文化節」;二○○二年「地方文藝展」、「意識部落:自然存在•自然消失」漂流木裝置藝術聯展;二○○三年「地方美展-台東」聯展;二○○四年「二○○四年台灣觀光年!!GO!GO!東海岸!!旗魚季系列活動-雕鑿神話」。 都蘭山劇團較重要的演出包括二○○一年台北市政府原住民文化祭中的《多根部落之愛情故事》、二○○二年台灣史前文化博物館的《I Cuwai Ku La Lan?(路在哪裡?)》、二○○六年台北紅樓劇場、台東劇團黑盒子劇場的《大洪水》。(撰文/劉智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