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媒體圖示
2955
陳景容
林園憶舊
素描
紙、炭筆
227 × 325cm
2000
Chen Ching-jung
Recollections
Charcoal on paper

 作 品 賞 析 
  秋風徐徐吹來,沐浴在濃濃月色下的林家花園,更透露出神秘與蕭瑟,讓藝術家陳景容教授不禁聯想起關於古宅的悲慘傳說…
就如同作品中所呈現的孤寂與神秘感,陳景容教授似乎對於古蹟的寂靜之美常能產生心靈上的共鳴。由於陳教授平日作品大多以靜物或人物為主,長期待在室內作畫之後,有時便會有往戶外走走、寫生的念頭,也因此留下一些風景素描,這些素描常在之後成為大型油畫作品的場景。
陳景容教授年輕時在南投服役,假日常抽空至霧峰的林家花園,偷得片刻悠閒。當時霧峰尚存許多古色古香的傳統宅院,因那時探訪古蹟之風不盛,因此該處人煙稀少,即使白天看來也頗荒涼。尤其是秋風吹起、秋意正濃時,格外帶有蕭瑟之氣,置身其中,彷如墜入另一個超越時空的虛幻世界。
後來,因參觀林家花園的次數逐漸增多,自然興起寫生的念頭。有一天陳景容先生準備好速寫簿,邀其胞弟從住家水里騎摩托車到霧峰,準備好好畫下五桂樓前的樹林和林家花園的建築物。他們還找了一家小旅館過夜,感受一下月夜古宅的情境,果然,白色的五桂樓從黑暗中的重重樹影中透露出來,沐浴在濃濃月色下的園林,更顯現出令人窒息的、陰森的感覺。
之後有一次因至鹿港參觀古蹟的機緣,碰到當地人告訴他一些發生於古代豪宅的傳聞,其內容往往悲慘不已,例如:女主人苦苦相逼家中婢女、或大老婆欺壓小老婆等故事,而結局常是後者不堪虐待而投井自盡。或許因豪宅的勢力龐大,即使發生此類不公平的事,最後也總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這類駭人聽聞的故事被描繪得栩栩如生,在陳景容教授的腦海中便留下極深刻的印象,所以從此之後,只要是外表平靜的古老豪宅,總讓陳景容先生聯想到這類的悲悽傳說,雖然並不一定在該處真有這樣的事發生。
回到台北之後,有一次畫素描的模特兒因失戀的關係,面容哀悽,所擺的姿態有一點接近深夜不幸的婢女逃離古宅的感覺;另外,陳景容教授又畫了兩個模特兒,所擺出的姿勢好像互相談論著豪宅堣ㄔi公開的秘事。因此後來就將三個裸體的模特兒,配上之前所畫的風景畫,完成一張水彩畫,內容看起來就像敘述著豪宅裡面的淒美故事:左邊的女子雖下定決心離開,心中卻仍似懷有依依不捨的情懷;而二位女傭則似乎在竊竊私語,彷彿預知將來可能會發生的事。
水彩畫完成後的30年,陳景容先生在巴黎作畫時,看到此張作品的構圖,有意將它畫成500號的油畫,就在牛皮紙上先畫等大的素描稿,這是為了方便重覆增刪、修改、細心斟酌的緣故。在牛皮紙上作畫,不但作畫時比畫油畫來得自在,可隨興修改,有時人物畫好了,才覺得應該往右側移五公分較好,若是畫油畫,只好把人物塗掉重畫,但在牛皮紙就可以把人物部份裁下來往右移,再補上五公分的新紙後,即可繼續構想。這就是為什麼陳教授偏愛在牛皮紙上畫等大素描稿,完成之後再畫油畫的原因。
這次畫大素描稿時,他將右邊的兩位女子加上一點變化:一個手中拿燭台,一個舉起手指指點點,強化戲劇性。左邊默默走出的女子尺寸較右邊二女稍大,則是為了有賓主之分。
陳景容教授的繪畫創作包括:油畫、水彩、素描、版畫、馬賽克鑲嵌壁畫等多種類別;然所有的一切,都以紮實的素描功力為根基。他常說,畫素描時的心情最為愉悅,因為素描作品容易修改,所以畫起來心理上沒有太大壓力,反而更能隨心所欲地順暢表現。畫大型油畫之前,先準備好等大的素描稿,是他一直以來維持的嚴謹態度。細看時,可發現大型素描稿上為了修改構圖、甚至於留下剪貼等痕跡,忠實紀錄了一位畫家的作畫過程;但整體看來,以素描細膩的筆觸,表現其作品中特有的靜謐與象徵意味,反而呈現了獨特的韻味。或許因為其繪畫之用色原本就素雅,所以其大型素描作品比起油畫來,可一點都不遜色呢!
最後,要特別感謝陳景容教授一直以來對本館的厚愛,至今已陸續捐贈本館4件大型素描作品,讓典藏經費一直十分拮据的我們,在欣賞之餘還能擁有這麼珍貴的藝術品,實在是全體市民之福!
(文/陳秀薇/高雄市美術館典藏組組長)


 藝 術 家 小 傳 
  1934年出生於台灣彰化市。後遷居南投水里,父親是小學老師。大學考上師大藝術系,向張義雄學習素描、油畫,大三時藝術系舉辦第一次系展,陳景容得了油畫第一名。 1956年師大畢業前夕,陳景容與郭東榮、劉國松、李芳枝、郭予倫發起組織「五月畫會」,陳景容參加了三屆,後因出國留學而逐漸疏遠。 1965年留學日本,初在武藏野美術大學西畫系,白天上課,晚上得在街頭畫肖像,賺取生活費。當時日本畫壇流行抽象畫,陳景容無法認同,而轉向「壁畫」的研究,追隨日本壁畫權威長谷川路可,學習壁畫的製作與壁畫剝離術。另外,雕刻家清水多嘉示(法國雕刻家布爾代勒的學生)的結構概念,也對陳景容有極大影響。 武藏野大學畢業後,陳景容又考上東京學藝大學,隨世界美術教育協會會長倉田三郎研究美術教育,致使陳景容後來回台,發起成立了台灣美術教育學會。同一時期,陳景容隨銅版畫家駒井哲郎研究版畫,並與寺田春貳研究繪畫修復,而壁畫老師島村三七雄、油畫老師小磯良平,都是當時極認真教學的老師,陳景容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 陳景容念完研究所,獲壁畫碩士學位,留日其間,曾在東京、橫濱的畫廊辦過個展,作品也曾多次入選「一水畫會」、「春陽畫會」和「日本版畫協會」。回國後,更是獲獎無數,較重要的為:1976年獲「中國畫學會」金爵獎,1982年獲「吳三連文藝獎」,1986年「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獲省立美術館門廳大畫徵選第一名,1987年在國家音樂廳完成濕壁畫「樂滿人間」。 1967年返國後曾任教國立藝專及文化學院美術科,開設國內美術系最早的銅版畫課程,著作「版畫的研究與實際應用」,界定了許多觀念和名詞。擔任過國立藝專美術科科主任。現任師大美術研究所專任教授。 陳景容的畫風,以堅實的素描、嚴謹的構圖為基礎,空曠的空間、遼闊的地面、寧靜的人或物,在灰色調的氣氛裡,帶有超現實的意境。陳景容曾受塞尚、盧奧影響,色調以深褐色為主,赴日留學初期,改以厚重顏料、強烈色彩處理畫面。早期作品尺寸極大,有如壁畫,後來受畫廊展出的限制與旅遊寫生的因素,而縮小了畫幅,色彩也顯得較明朗,不過「寂靜與哀愁」,仍是他畫大型油畫的基本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