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媒體圖示
2982
張金發
咱的阿媽
油畫
油彩、畫布
130 × 162cm
1995
Chang Chin-fa
Grandmothers
Oil on canvas

 作 品 賞 析 
  「先感動了自己,才感動得了別人!」藝術家畢生追求的,無非是留下生命中的每一份感動。它可以跨越時空不斷地傳遞,顫動不同的心靈。
  畫家張金發雖然是高雄前輩藝術家劉啟祥的弟子,卻能夠在技巧熟練後創造出自己的風格。以人物為例,劉啟祥畫中的人物清新脫俗;而張金發的人物常以市井小民為描繪的對象,畫中人不以唯美取勝,卻另有一份純樸之美。以西洋繪畫中的黃金比例來看台灣人,或許與標準差得很遠,但這是屬於這塊土地的真與美,也唯有它,能給張金發內心真正的感動。秉持一份對人性的關懷,他希望找出能代表台灣的特色,將它永遠留在畫布上。
  「直到現在,我看著自己的這幅畫,還記得心中的那種感動!」張金發以前很喜歡爬山,接近自然。原住民未曾被文明污染的「真誠」與「熱情」讓他非常心動,於是畫了一系列的原住民人物。之後一方面為了尋找題材,一方面自己也有觀察的興趣,他花了很長的時間到東港觀察漁民、到美濃觀察客家人、到三地門觀察原住民……體會其生活中的甘苦。相處後的了解,有助於發掘每個區域中真正感人之處。因此其筆下的人物,包含了各行各業、城與鄉的對照及不同族群。
  以本圖來說,畫面中自右至左分別是:著傳統藍衫刻苦耐勞的客家人,接著是嚼檳榔的城市阿嬤坐在板凳上、與一身黑服的鄉下阿嬤天南地北地聊天,接下來的是低頭補破網的漁民阿嬤,善刺繡的原住民老婦抽著煙一派悠閒,蹲著的是賣魚的婦人……。張金發在多年進行的人物系列後,畫下這張各領域代表性人物的組曲,呈現台灣族群融合的意象,可謂其人物畫發展的集大成。從每個人的服飾打扮及所持物件點出不同群組的特色,雖各異其趣,不也和樂融融!
(文/陳秀薇/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組組長)

 藝 術 家 小 傳 
  1934年出生於高雄市,2012年辭世。幼年即對繪畫懷有濃厚興趣,常步行至離家頗遠的畫室觀察別人做畫,並立志將來要做畫家。最早拜在張啟華門下學習,後因進入「啟祥美術研究所」學習素描,而成為劉啟祥的入室弟子,親炙了西洋畫風的精華。並且因為協助老師推動「南部展」,而對美術之推廣有極大貢獻。 喜歡蒔花種草、養台灣土狗與養鳥的張金發,平日喜唱童謠與民歌,生活上對他最重要的是「陽光」,作畫之外,最愛的工作是「速拍攝影」。謙稱自己是「下港畫家」的他,創作力驚人,曾參加過國內外聯展與個展達兩百次之多,並蒙獲「高雄王家美術館」受賞,獲「南部展」之高美會獎、議長獎,「高市美展」特選、「台陽美展」台陽賞、峰山獎、台陽礦業獎、省教育會獎與佳作等。 張金發的作品風格,沒有明顯的區隔時期,有的畫作明顯帶有乃師劉啟祥之風,富有濃厚的象徵意味,如「思想起」、「彈同調」、「好養芾」及「討海人」系列,無論人物的姿態、神情、構圖、色調與肌理,都可看出劉啟祥對他的影響。而他足跡親至的地方︰翡冷翠、威尼斯、印度、尼泊爾與中國大陸,雖在旅行時親炙了歐洲大師的作品,但畫刀的運用與色彩的控制,仍是劉氏作風。唯劉氏人物修長、遺世獨立,張金發的人物且短、溫和可親;劉氏下筆隨興,張金發筆觸粗獷;劉氏著重色彩的質感,張金發表現物象的量感;總的來看,張金發的單純質樸,塑造了下港風味的藝術。 同一期,大量與宗教有關的繪畫,如「捉妖」、「無知」及「謳歌」系列,表達了他對生命宇宙的好奇與探索,也說明他對生活多面向的關心。不過當時他已經開始注意到原住民,為了創作出能夠打動人心與具有本土特色的作品,張金發找到了原住民的題材,試圖藉此走出屬於自己風格的路。他所描繪的原住民群像,展現了善良質樸的天性,也表達了張金發個人對親情、倫理的重視,在儀式肅穆的氛圍裡,依存於大地亙古而原始的氣息,讓你不得不注意他們的存在,和發現他們的美麗與尊貴。 「尋找世界人類的共通點」是張金發晚年藝術創作所追求的目標,他除了關心本土外,亦將觸角伸向其他世界,追求人性的真善美,是許多藝術家的共同心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