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媒體圖示
3101
侯立仁
溪橋深翠(永康)
水彩
水彩、紙
39.5 × 54.5cm
1972
Hou Li-jen
Verdant Landscape with a Bridge (Yongkang)
Watercolor on paper

 作 品 賞 析 
  藝術家侯立仁與水彩之所以結下不解之緣,除了輕便易攜的特性與經濟考量外,擁有志趣相投的作畫同伴共切磋也是一大助力,他與羅清雲多年的「寶島摩托車之旅」,留下台灣各地景致的水彩寫生;直到1980年左右,侯立仁才逐漸轉以油畫為主要創作媒材。
侯立仁回憶起和好友羅清雲之間的競爭與激勵時,舉了一個小小的例子,他說,當時兩人為了比看看誰畫得勤,只要一支水彩顏料用完,就會將其上方的小蓋子保留下來,放進玻璃瓶裹。類似古時書法家王獻之寫完一缸水的實踐決心,他倆一點一滴地累聚創作功力。侯立仁三大罐裝滿水彩顏料蓋的玻璃瓶,至今還如紀念品般留在身邊。
侯立仁將繪畫中的水彩創作,比喻為文學中的詩詞寫作:因為畫水彩需在畫前謹慎構思,然後掌握時間迅速下筆,就像寫詩一樣簡短、精準,以最少的著墨,暗示多重的內在意涵。敏銳的觀察力,加上美學素養,使得自然風景在畫家筆下經過不同的取捨、詮釋與表現,展現個性化的動人風情。
本館今年典藏的兩件侯立仁之水彩寫生--〔集車場(永康糖廠)〕與〔溪橋深翠(永康)〕,實景都位於其任教數十年的台南女子技術學院附近。〔集車場(永康糖廠)〕中堆滿廢棄車箱的糖廠理應荒涼雜亂,但在其筆下,熟練律動的筆觸、繁複和諧的色彩,讓景色神奇地鮮活起來。前景的草與樹猶如姿態萬千的翩翩舞者;向遠處延伸的列車廂與鐵軌,則以蜿蜓的曲線引領觀者的目光遠推,直到遙遠的天際,拉出多層次的空間感,極富張力與動態表現。〔溪橋深翠(永康)〕平靜宜人,如鏡的溪水,水面之表面張力清晰再現。藝術家以簡單的色塊,加上暗示的技巧,創造出水面映照的景象。全幅之構圖嚴謹、用筆精準,以深淺變化的綠交織成綠色組曲,寧靜而閒適,讓觀者徜徉其中,心彷彿被過濾般變得純淨、透明,精神得到最大限度的自由和舒張。
一般英式水彩的傳統畫法,先畫遠景及較淺的顏色,之後再慢慢勾勒前景及加深色彩,且一次使用一種顏色,藉不同層次之明暗逐漸形成立體感。傳統畫法中規中矩,但缺點是受限於作畫時必定考慮的先後順序,例如需從較不重要的遠景畫起,可能錯失了感動當下的立即表現;另多層次的畫法可能讓色彩不夠透明清澈。侯立仁因此自行研究「侯氏畫法」,屬於改良式的縫合法,打破了繪畫順序的鐵律,可先將自己欲表現之重點極力描繪,亦不必考慮顏色深淺,自然接合沒有重疊,作畫時將更能自由揮灑。但縫合法若畫不好可能流於破碎,因此純熟的技巧鍛鍊絕不可少。此種畫法使侯立仁的許多畫看不出作畫順序;既保有水彩的清澈透明,亦表現渾厚含蓄之感。
另外,侯立仁經過多番嘗試,利用沾染多種顏料的畫筆,簡單幾筆,即可產生變化萬千的色彩,學生看時常嘖嘖稱奇,其中顏料順序與運筆方式是關鍵,需要反覆練習才能巧妙呈現自然交融之色彩。
侯立仁雖然在水彩技法上曾下過苦功,但他認為創作時若只賣弄技巧,一點都不高明。如果欣賞一幅畫時,第一眼注意到的是其高超之技巧,這樣的畫稱不上頂級作品;應先將技巧練到爐火純青後,逐漸拋開它。最好的作品是讓人欣賞畫作時能直指內容,深深被其內在蘊含的情感所吸引感動。雖然技巧不好會影響欣賞,就如同看書時,不順的字句會阻礙閱讀,但炫技絕非創作之目的。
侯立仁天性喜好厚重、深沉與實在的感覺,無論是水彩或油畫作品都不自覺地呈現偏暗之色調。他承認這也表示了他對世界的看法:「生命的負擔是沉重的,歡樂何其少而不愉快和悲慘的事件何其多,我們所以還值得活下去,是生活中還是有那一絲溫情和虛幻的希望存在,我的畫只是想保留住我體會到的那一絲絲溫情。」侯立仁是位真誠的觀察者,與執著的實踐者,其創作的可貴處不僅在於其獨特的表現形式,且在於其一以貫之的,對自然與人間之愛永不止息的關懷。 (撰文╱陳秀薇)

 藝 術 家 小 傳 
  一九四○年生於四川重慶,一九六二年國立師範大學美術系畢業。曾任教屏東中正中學兩年、花蓮女中四年、國立藝術學院美術系兼任副教授一年及國立成功大學建築系兼任副教授十七年。現任台南女子技術學院美術系系主任。 在花蓮的四年期間,曾遊覽橫貫公路一百多次,只為研究各種岩石的畫法。常與同學羅清雲騎機車到處寫生,且共同研究發展獨特的畫風。主張畫法應自然、不做作,因而捨棄傳統畫法,以由深至淺的縫合法,獨創出所謂的「侯氏畫法」:運用乾擦、破筆較多,並以乾、溼筆混合運用,主張:仔細觀察、大膽下筆。 為擴展作畫題材,曾先後三十餘次出國旅行。其中尤以印度及尼泊爾的風土民情最能深深吸引並感動他。當地人民長期生活在貧苦的環境中,卻懷著濃厚的宗教精神,安份守己、樂天知命、勤樸自然。因而多次前往,留下許許多多動人的深刻印象,並化為筆下一幅幅的作品。作品以水彩及油畫為主、除教學創作之外,在化石的研究與蒐集方面也非常專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