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媒體圖示
3305
許自貴
變色龍系列6-紅舌
綜合媒材
紙漿、油彩
50×32×29cm
2005
Hsu Tzu-kuei
The Dragon on the Wall No. 6
Paper pulp and paints

 作 品 賞 析 
  有齜牙裂嘴,怒目圓睜;有豔麗嫵媚,婀娜多姿;有鬼靈精怪,活靈活現;有神秘詭異,深不可測;有睥睨一切,傲視全場;或紅色白點、或綠底白點,還有紅綠黃等色彩圖形的變化;這些「變色龍」可以依展場的環境吊掛牆上、分布地上,營造出熱帶叢林詭異又奇幻多彩的氣氛。而參觀者,就如同誤闖森林的小白兔,小心翼翼地進入這個特別的國度,面對這麼多雙來自四面八方的眼睛,起初會有些不知所措,但馬上又將被每個個體的鮮豔色彩及姿態吸引得目不轉睛,激發內心最原始的愉悅。
許自貴的「變色龍」系列(又名「牆上的龍」)與其它階段的作品最大的不同,是拋棄了原先常賦予作品的沉重社會批判,單純專注於形與色的美感追求。於是整個作品顯得輕盈自在,彷彿過去鬱積的不滿都在此時煙消雲散,而更細緻的雕琢、更精心的色彩調配,讓作品的生命力鮮活熾熱。創作者在創作此系列時正步入五十大關,對於青春不再的感懷,反轉為追求創作上青春活力的再現,使得技巧表現與過往有著顯著的改變。
此系列紙漿作品的身體骨架,都是以瓦楞紙板為主體作成,腳與尾部再以鐵絲彎曲成弧度的變化。過去藝術家的創作往往較有計畫性,事前會先構思好內容;而變色龍系列的創作過程則隨性多了,即興的創造力與想像力凌駕一切,順著感覺走。藝術家自述,在創作之初便會先設定此隻變色龍的性別與個性,再依此特性逐步發展。因此才會有千姿百態神情互異的百餘隻變色龍,組成龐大的藝術家族。
許自貴最初的創作發想雖然來自書展的變色龍圖錄,也確實研究過其前、後腿與肢體之結構;但真實的變色龍為「生物」的生命,藝術家創作的變色龍卻屬於「藝術」的生命。變色龍最重要的感覺是「視覺」,藉此得以覓得食物。許自貴在此系列開始以玻璃珠強化眼睛的靈活表現。紙漿創作可以慢慢斟酌後往上附加,再以美工刀或鋸子細細琢磨。並運用四種粗細不一之規格的吸管,逐步壓印在變色龍身體成為鱗片的紋路;待紙漿乾時,紋路的凹凸效果會更加明顯。著色則根據變色龍的特性,公者多藍、綠等色調,母者當然就有瑰麗的紅、橘或柔美的粉色系等色調;另亦有年幼與年長之分。總之,斑斕耀眼的色塊圖案加上造形組台的千變萬化,許自貴很驕傲地說;每一隻都完全不同。最後上的Jesso,取代了過去使用的石膏水,附著力強且可保存原來的肌理。完成的變色龍只要成雙,即可形成對話的趣味;多隻則營造出言語難以形容的多重互動與氛圍,奇幻世界已然誕生。
從學生時期許自貴就自認具有獨特的「色感」;以油畫第一名的優異成績畢業於台灣師大時,畫作中色彩層次的明麗多變即表露無遺。出國留學時改習雕塑,對於「繪畫」與「雕刻」兩者之間關係的重新探討,讓許自貴的創作進人新的里程。剛開始是因美國的材料昂貴,許自貴從垃圾分類中引發利用隨手可得的「紙」作為創作材料的想法,開啟之後的紙漿創作。一般雕塑偏重造形與材質,無法滿足許自貴對於色彩表現的強烈欲望,於是自創「立體繪畫」,將二者緊密結合。
真實世界的「變色龍」可以因著溫度光線或環境的不同而改變體表的顏色,帶給人多彩而神秘的印象;藝術世界的「變色龍」同樣有此特性,卻更超越真實理性的範疇,無拘無束地展現著各種形色變換組合的可能。無論男女老幼,只要準備好一顆最單純無飾的心,都可乘著想像的翅膀,感受到變色龍藝術國度的奇異能量!
(文/陳秀薇/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組組長)

 藝 術 家 小 傳 
  1980年畢業於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1988年美國紐約普拉特(Pratt Insitute)學院藝術研究所畢業。 1979年與好友組「午馬畫會」。1980年創作「建築組曲」,擅長於色彩的許自貴,將音樂般的色彩,譜出節奏明快、優美深遠、引人遐思的視覺之交響詩。1982年與師大校友共組「當代畫會」,首開畫會以社會議題為專題展之風。在1985年的「第三波繪畫-污染」聯展中,勇於嘗試的他,以紙漿在畫布上浮雕創作,以敏銳的觀察力、超現實的手法呈現議題,關心家園的反省思考頗能使人與之共嗚。 1985年雄心萬丈的他到紐約,異文化的衝擊及現實的試煉,使從高中起即立志當個偉大藝術家的他,體會作個藝術家比做個偉大的藝術家容易多了。在紐約心志雖苦,卻能致力創作,建立個人風格。 他的創作面貌繁雜,他認為藝術是個人的情感記錄或思想表現,心境轉換、觀念改變、生活上的諸種遭遇,都是他創作內容的原動力。不管是自然或人文環境都是影響其創作的要素。 許自貴勤於創作,勇於自我挑戰,於1989年回台灣後開創了新的風格,放棄以往精準的造型,而以變形、隱喻之樸拙方式表達。「化石系列」表現他對於化石質感、色彩、造型的喜愛。拿著曾有生命的化石,幻想著百萬年前活動於自然的情形,以化石凝接在紙柱,隱喻著人類之衰亡,回溯本源。「柱子系列」以抽象形式之男性性象徵,說明生命的形式,表現出他生活和創作的強烈的生命力。〈如魚失水〉則是傳達他對環境污染的真實感受。〈生活感想〉是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有對新生命熱愛、情感問題、價值判斷、及複雜情愫。〈成人玩具〉則以幽默調皮的風格,探討生命的本質-性。 具反省思考能力的許自貴,認為每次的個展均是一個階段。他曾在藝術雜誌上以「蕭銘堂VS許自貴」,發表他在創作上之自我對談與反省。從其欲建立理想的藝術國度之夢想,可看出他旺盛的企圖心。從1991年在台南成立高高畫廊,擔任阿普畫廊總經理、南方雜誌社長、南台灣畫廊聯誼會會長、鄉城生活雜誌藝術總監,他一直在南台灣推動著現代藝術發展的工作,在藝術上誠懇耕耘,個展、聯展不斷。1996年擔任華岡藝校校長。繁瑣的行政工作,暫時的中斷了創作,直到1997年辭去校長之職,專任台南女子技術學院副教授後,才又恢復創作,1998年他以「臉」為發展,藉臉表現人生,藉作品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