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媒體圖示
音像
4318
吳天章
難忘的愛人
綜合媒材
單頻道錄像、影像輸出、機械互動裝置
錄像:5'08"輸出:210 ×120cm
2013
Wu Tien-chang
Unforgettable Lover
Single-channel video, digital print, mechanical interaction device

 作 品 賞 析 
  《難忘的愛人》錄像機械裝置,結合「電控液晶玻璃素材」和機械裝置投影技術,以每秒30格現行標準速度進行拍攝,再抽格至每秒16格後播放,透過長時間不斷嘗試且一鏡到底的拍攝,始完成了這個作品。在藝術家所創造的影像中,一個戴著乳膠面具的妖嬌男子,換裝後開始拿出魔術道具、變幻背景,最後欲去還留的離去。像是一齣在隱秘空間中,一個不甚熟練的初出茅廬的風月男子,試圖吸引眼前的觀眾所做的一系列表演。然而,透過影像的播放,有種難言莫名的騷動穿越銀幕來到觀者的眼前,那是某種跨越時空與性別的靈魂騷動,極為詭譎卻也極具誘惑。(撰文/王咏琳)

 藝 術 家 小 傳 
  一九八○年,畢業於中國文化大學美術系。創作大致有幾個重要階段: 一、八○年代中期,「歷史傷害」系列 二、八○年代後期,「暴力傷害」系列 三、九○年代前期,「合成傷害」系列 四、九○年代中期,「春宵夢」系列 五、九○年代晚期,「再會吧!美利堅合眾國」、「再會吧!威尼斯」 台灣在解嚴以前,強人政治影響著整個社會環境,同樣的,共產政治的對岸,也是強人領導的局面,一九八七年台灣解嚴後,美術上的政治議題成為新生代急欲表現的新領域。吳天章以新表現主義狂野、奔放的厚重筆觸,描繪社會裡的暴力傷害事件,具有強烈的社會意識。 「四個時代」即是此一議題的發揮,他將蔣中正、蔣經國、毛澤東、鄧小平等兩岸的政治領袖,以極大尺寸的頭像,來呈現各個不同時期的面貌,具有極明顯的象微意涵。而四位強人超大畫幅的半身像裡,更有無數的人民圖像,在巨人的身上以無頭的軀體、包紮的紗布 、閉著的眼睛,無助的控訴著。 眼睛是靈魂之窗,也是慾望的窗口,吳天章作品裡的人物,眼睛不是斂目垂眉、就是戴上面具面罩或墨鏡,或者以花朵遮住雙眼,更增強了人們探索吳天章畫筆下人物的內心世界。他的「春宵夢」有著台灣本土早期青春、俗艷的慾望,他的「再會吧!美利堅合眾國」與「再會吧!威尼斯」,雖然是旅遊的見聞,卻不是照景寫生,而是在當地尋找一些形式與文化的符號,例如美國的自由女神像、猶他州岩石上的美國總統四頭像,吳天章開了個玩笑,讓自由女神的火把變成甜筒,讓莊嚴的總統作出鬼臉,小小揶揄了美國文化的侵略。而威尼斯成為一個歌劇舞台,穿著華麗戲服的人,站在繁華不再的城市前,搬演著戲夢人生。 無論是沉重的政治議題、社會議題,或旅遊所見,吳天章繪畫的符號都是極明顯的,他仍然持續在畫,未來的作品值得期待。